举世小说家辞典: 洛特·勒曼平生与写作简介

  莎拉(Sarah/Sara)·翟表示,由于如今两部舞剧一起演出,演出前总是三日还跟乐队彩排有些疲惫,别的因为要演A角也有些压力,希望下次能表达更好。

舞剧《魔笛》:莫扎特用音乐为剧本“救火”

岁月:二零一七年03月12日发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舞剧《魔笛》:天才莫扎特用音乐为剧本“救火”

图片 1

相声剧《魔笛》将登陆日本首都天桥艺术要旨

  《魔笛》是奥地利(Austria)作曲家莫扎特生前写作的结尾一部相声剧小说,在该剧首演五个多月后,莫扎特离开了人间。《魔笛》也是莫扎特为团结民族创作的一部葡萄牙语歌舞剧。1791年,莫扎特接受维登剧院主任埃玛努埃尔·席卡内德的特约,为俄语脚本《魔笛》谱写一部音乐剧。4月到12月,莫扎特住在维登剧院附近的一座木屋里,完结了音乐剧《魔笛》的编写。那座木屋也就此被号称“魔笛小屋”,近年来被移到莫扎特的邻里萨尔茨堡。

  《魔笛》是立陶宛语相声剧的代表作品,讲述了王子塔米诺在深山碰到眼镜蛇,幸得夜后的侍女出手施救。夜前期待塔米诺能与捕鸟人到祭司萨拉(Sara)斯妥的神殿救出公主帕米娜,两个人起身以前,她送给王子一支可以战胜万难的魔笛。到了神殿后,塔米诺和捕鸟人发现,夜后表示的是黑暗邪恶的能力,祭司萨拉斯妥是为了维护公主才把他从夜后的身边带走。经历一连串的试炼,塔米诺与帕米娜结为夫妇。

  十月21日至23日,德国柏林(Berlin)喜音乐剧院将携莫扎特音乐剧《魔笛》登陆上海天桥艺术主旨大剧院。在该剧即将上演之际,天桥艺术中央于3月1日开设了“时间旅行者文艺沙龙”。沙龙邀请了安徽音乐导聆家连纯慧带领观众走进莫扎特创造的古典音乐世界。连纯慧在讲述了莫扎特35年的人命历程后,以导赏的点子介绍了相声剧《魔笛》的作文进度,解读了音乐剧《魔笛》中的八个经典唱段,并构成莫扎特的百年,分析了其音乐创作风格多变的因由。

  捕鸟人是相声剧《魔笛》中一个很活泼的喜剧人物,他登台时演唱了一首风格兴奋的《我是个喜欢的捕鸟人》。连纯慧通过那一个唱段为观众普及了一个音乐上的专用术语“分节歌”。“一段简单易唱、朗朗上口的韵律,会反复出现,每一次出现时与之搭配的乐章不尽一致。很多童谣、爵士乐和流行歌曲,都是用那么些格局创作的。”她还介绍,1791年4月30日,《魔笛》在维登剧院首演时,饰演捕鸟人这一个角色的,正是剧院CEO同时也是该剧剧本的撰写者埃玛努埃尔·席卡内德。

  在艾玛(埃玛(Emma))努埃尔·席卡内德撰写的《魔笛》的脚本中,人物之间有时会有部分不吻合逻辑的突兀的独白。连纯慧表示,莫扎特用她的音乐才小米剧本“救火”,往往是在剧中那些奇怪的对话之后,莫扎特会创作一首好听的曲子,使观众们忽略掉那个本子中的瑕疵。

  比如,捕鸟人和塔米诺王子进入神殿后,捕鸟人起始遭受公主,多人以内的一些会话,并不适合人物关系。在那段独白之后,莫扎特为几人写了一首动听的二重唱《有情的女婿必得温柔心》。连纯慧介绍,有人曾问贝多芬最欣赏莫扎特的哪部音乐剧,他的作答就是《魔笛》。31岁时,贝多芬按照那首二重唱,谱写了一组给大提琴和钢琴的变奏曲。

  夜后相见塔米诺王子,要她前去救救公主时,唱了一首《亲爱的男女啊,请别颤抖》。这些唱段的首先部分是宣叙调,第二有些是咏叹调。在咏叹调的有些,连纯慧让现场观众欣赏了歌舞剧影星高超的意国式花腔技巧。她说:“就算那首歌曲显示的意大利共和国花腔并不是《魔笛》中最厉害的那一首,可是它音色表情的变化万千,足以让大家佩服莫扎特的音乐才华,和女高音歌唱家的演绎功力。”

莫扎特本人格外心爱《魔笛》那部诗剧,他亲身指挥了第一场、第二场的上演,临死前几钟头,他还渴望听到《魔笛》的音乐,他请人把钟放在床头,以便总括时间,在想像着正在开展的《魔笛》演出。

塔米诺王子决定接受他的考验以救回帕米娜,但帕帕Gino并不打算答应那项考验。然后,萨拉(Sara)斯托(Stowe)告诉帕帕Gino,在达成考验之后,他相同会具有一位娇妻──帕帕基娜(Papagena),那时帕帕基诺(Gino)才回心转意点头答应。最终,经过重重考验,两对有情人生平眷属,故事也有了一个其乐融融圆满的结局。

勒曼先后演唱过瓦格纳(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莫扎特,普契尼、贝多芬等作曲家的数十部舞剧的显要角色。她装扮的顶尖角色是《玫瑰骑士》中的大校老婆。她那热情而感人肺腑的嗓音以及演唱风格,深得施特劳斯的讲究,平日邀请他担任他的舞剧首演的女一号,成为理查·施特劳斯相声剧的诠释者。施特劳斯曾专为她创作了《阿尔贝拉(Bella)》,在施特劳斯复排《阿里阿德涅在纳克索斯岛上》和新剧《失去影子的才女》(1919)以及《插曲》(1924)上演时,都邀请她担任女一号。她被誉为当代最典型的抒情斯宾托女高音之一。她录有多量唱片。她的创作有《初始和前进》、《不只歌唱》,《5部歌剧和R.施特劳斯》等。1902年登出了《我的礼赞艺术》一书,对他的礼赞体会举办了详细的统计,在声乐界具有大规模的熏陶。

  近日中国人女高音歌星莎拉(Sarah/Sara)·翟·施特劳斯(翟鹏萨拉h Zhai
Strauss)在西班牙王国(The Kingdom of Spain)有名剧院加泰罗尼亚音乐宫成功主角爱尔兰语舞剧《魔笛》轰动圣地亚哥。她在剧中扮演女主演帕米娜公主。作为剧团唯一的中国籍歌手,这一次除开担任剧中的女一号,还作为唯一在德国留学并得到硕士学位的音乐家为持有影星训练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语独白。在首演的下一周,她正要成功参演了相声剧《卡门》,中国驻利雅得总领事林楠在看到完演出后大赞翟鹏的演唱,表示足够骄傲能在南美洲一流音乐殿堂的歌舞剧舞台上见到中夏族的面孔。

《魔笛》可以称之为是莫扎特第一部真正的德意志相声剧,那部用德文演唱的相声剧,那部用德文演唱的歌舞剧,把德意志部族的优质质料,淳朴心思和清醇美丽的音乐有机地组成在一块。完结了莫扎特振兴德国歌舞剧的宏愿,开创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相声剧未来的前进道路,对新世纪的德意志音乐剧作曲家具有无比重大的震慑。

图片 2

图片 3

  除了紧张的演练演出,莎拉(Sarah/Sara)·翟还热情参预公益事业,她从龙泉侨乡会会长张丽娟女士处获知有一批从中国到圣菲波哥大来看病患有恶性肿瘤等病痛的患者,她专门邀请“志愿者之家”负责人与伤者和老人来察看表演,并请张丽娟女士转达对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到现场观看表演的男女们的问候,如若有亟待他甘愿与卡雷拉斯血癌基金会沟通,给病号提供越多的支援。

1791年9月30日在维也纳的维登剧院首次上演;此剧首演时,并从未获取特其余热烈欢迎。不过每趟再演,人望就加强,一星期后莫扎特在写给内人康丝丹彩的信中曾代表:“我刚从歌舞剧院回来,明儿清晨依然爆满。

莫扎特在《魔笛》中丹舟共济了十八世纪前德、奥、意、法、捷等欧洲各国所特有的各个音乐样式和戏曲表现手法,使整部歌舞剧的始末饱满丰裕。可以说,它是德意志歌唱剧(Singspiel)的集大成者。在及时的苏黎世,很好的统一了意国相声剧风格与德奥摇滚乐风格:既包蕴喜剧的行事极为谨慎,又包罗喜剧的利落。在这部歌歌舞剧中,大家仍能够见见莫札特所显现的平均与相对的视角:王子塔米诺(Tamino)代表善良和真理的一方,而捕鸟人帕帕基诺(Gino)(Papageno)则是靠不住追求物质享受的另一方;祭司萨拉(萨拉(Sara))斯托(斯托)(萨拉(Sara)stro)也以其高贵的品德来教育来自夜后(Königin
der
Nacht)的报复。莫札特成功地将团结的动机寄托于那些童话般的故事题材中。

洛特·勒曼(LehmannLotte,1888-1976年),美籍德意志女高音歌星。1888年二月27日出生于佩勒贝格,1976年二月26日卒于美利坚联邦合众国佛蒙特州圣巴巴拉,就学于柏林(Berlin),师从出名女高音歌唱家M.马林格。1909年在波士顿小剧场首次出场扮演《魔笛》中的第三男童。1910年,在O.尼古拉的《温·莎(Wind·sor)的香艳娘儿们》中饰演埃恩肯。1914年在圣菲波哥大上演获得成功,1916年改成圣地亚哥小剧场的主要影星。此后直接到1945年,她老是在巴塞罗那剧院、London科文特加登(加登)皇家舞剧院、London基本上会舞剧院上演。由于纳粹德意志吞并奥地利共和国(Republik Österreich),她于1938年离开曼谷,定居美利坚同盟国。1946年和1951年程序退出歌舞剧和音乐会舞台,从事声乐教学和行文活动。

  在首演前,Sarah/Sara·翟接受了世界信息电视台的采访,她表示很难想象那部诙谐幽默的经典舞剧是莫扎特生前特困与病魔交加时创作出的末尾一部巨作,他用音乐向众人体现对生存和性命的挚爱,他自个儿和创作都是奇迹。别的Sarah/Sara·翟觉得温馨与帕米娜的人性很像,是一个外部柔弱内心刚强,不屈于大运的偏颇,为期待执着追求奋斗的女性。她也很欢悦能把在德国学到的演唱莫扎特的技艺与戏曲台词的教练经验用来接济其余国家的歌星。

除此以外,帕米娜的《啊,我精晓了》和夜后的《心中燃烧着怒气》也同等有所高难度的技艺和异样的法子魅力。

原标题:相声剧赏析丨莫扎特《魔笛》(粤语字幕)

图片 4

另一首是夜后的咏叹调《年轻人别害怕》,那是一首极出名的曲调,表现了夜后仇恨光明的阴暗怪异的变态情感,同时也突显出姨妈对子女的钟爱之情。那首歌曲是卓越的意大利共和国式的音乐剧咏叹调,文章后半段的华彩乐段和长远停留在高音区的乐句,使之成为最难演唱的曲目,即便是对最了不起的女高音歌手来讲,也便宜考验和挑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